• <blockquote id="a24e4"><samp id="a24e4"></samp></blockquote>
  • <samp id="a24e4"></samp>
  • 歡迎訪問記者觀察官方網站!
    國際刊號:ISSN1004-3799 國內刊號:CN14-1155/G2 郵發代號:22-101 關 注 精 英 守 望 信 仰
    電話:0351-7026018
    您現在位置:記者觀察雜志社 > 財經 > 瀏覽文章
    “愛國”幌子下的圈錢騙局——起底“五行幣”系列傳銷案
    作者:佚名 來源:新華社 時間:2017-8-29 14:55:14 點擊數:(0)0

      新華社記者譚暢

      明面上“講師”將項目吹噓成國家戰略,背地里創始人直言“真敢吹,惡心”;對外宣稱是9歲上大學的“神童”“國家秘密培養的奇才”,實際僅初中文化,自稱“大忽悠”;曾不可一世,自封“未來世界首富”,落網后“回歸自我”逢人就鞠躬。

      近期,在公安部統一部署下,多地公安機關對“五行幣”系列涉嫌傳銷案依法進行查處,抓獲宋密秋(化名張健)等一大批犯罪嫌疑人。通過辦案民警、受害者、組織頭目、骨干講述,這一打著“愛國”幌子不斷升級的圈錢騙局,及其創始人宋密秋的兩面人生逐漸清晰。

      五千元“五進五出”變四百萬?

      “虧了大錢!親戚朋友對我有很大意見,老公也走了。”談及今年1月買入的那4枚“五行幣”及隨后賣力向親戚朋友推介這一項目的行為,湖南省郴州市的楊紅(化名)落下羞愧、悔恨的淚水。

      最初,讓楊紅動心的是上線向她推介“五行幣”時描繪的美好前景:這是國家支持的項目,投入5000元可獲得一枚純金的“五行幣”及5萬電子貨幣。這些電子貨幣在一年時間內,經過“五進五出”操作,最高可變為400多萬電子貨幣,將來可以提現或在網上商城購物。此外,“拉人頭”還有額外獎勵。

      希望“多買一點掙得更多”,楊紅瞞著丈夫拿出家中所有積蓄買了4枚“五行幣”,并成功推薦10多名親戚朋友加入。然而,從她加入第一天起,身邊的質疑聲就沒斷過——這是不是傳銷騙局?網上購物為何遲遲無法實現?

      直到3月,楊紅才意識到這就是個騙局。從那時起,幾乎天天有親戚朋友到她家吵鬧,要求退錢,“后來看到鬧得我離婚了,大家也就算了”。

      據了解,“五行幣”系列傳銷案件涉及全國大量人群,涉及金額92億余元。目前,本案正由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負責主辦。

      郴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長廖勁松介紹,“五行幣”傳銷由宋密秋在2016年底啟動,按照“Y、S、M”三個級別的模式來發展會員。其中Y級會員入會費是500元,S級會員入會費是2500元,M級會員入會費是5000元,主推M級會員,以雙軌制方式發展會員,“拉人頭”入會。

      根據“五行幣”傳銷宣傳,會員發展下線主要有兩項收益。一是現金收益,每發展1名會員,可以獲得入會費10%的直推獎;發展200名會員的團隊可獲15萬元“寶馬獎”。此外,還有靜態增值、對碰獎等帶來的虛擬貨幣增值收益。

      廖勁松指出,為規避法律責任,“五行幣”傳銷在實際推廣過程中是打著“銷售五行金幣”的幌子,企圖營造“售賣”金幣的假象,但其“拉人頭”、按順序組成層級、通過“寶馬獎”隱蔽層層返利等特征,決定了其傳銷本質。

      對此,“五行幣”系列涉嫌傳銷案的首犯宋密秋表示:“主要的目的是給人一種錯覺,認為我們是賣金幣的。同樣也是規避公安機關的打擊,長期以這種方式‘拉人頭’獲利。其實我們還是通過‘拉人頭’的方式,在搞傳銷活動。”

      就“五行幣”宣傳中提到的通過“五進五出”復投模式,投資5000元能得到400萬左右的獲利,宋密秋直言:“這其實是一個理論數據,實際操作是根本不可能的。”

      打著“愛國”的幌子吸引大眾

      “五行幣”傳銷并不是宋密秋組織領導的第一個傳銷活動,而是他為了躲避公安機關的打擊,不斷更換名目后策劃的多種傳銷項目中最新的一個項目。從2012年的“云數貿”開始,宋密秋在境內外組織或授意他人設立多個傳銷名目,并始終打著“愛國”的幌子吸引大眾。

      廖勁松介紹,宋密秋2012年開始組織“云數貿”傳銷活動,以非法牟利為目的,以高額返利為誘餌,要求參加者繳納不同數額的費用,成為個人認證商戶、企業認證商戶或聯盟認證商戶,根據參加者發展下線人員數量情況支付返利和獎金。

      2012年以來,天津、河北、內蒙古、湖南等多地公安機關立案查處“云數貿”及其相關人員涉嫌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犯罪案件。湖南、廣西、重慶等地多人因“云數貿”案獲刑。

      為逃避公安機關打擊,宋密秋于2013年偷渡出境,后在馬來西亞、泰國等地繼續從事組織領導傳銷活動,打著“愛國、慈善、高額回報”等幌子,引誘國內眾多人員參與。今年6月6日,公安部工作組將其從印尼緝捕回國。

      宋密秋交代,“云數貿”旗下的“云訊通”“王者歸來”“建業盤”等40多個傳銷名目的發起人、決策人、操縱人都是他本人。“五行幣項目其實就是‘云數貿’的一個升級版本。”

      “愛國”“民族大義”是宋密秋一次次更換傳銷名目后不變的核心宣傳語。直到今天,在互聯網搜索“云數貿”內容,“愛國就做云數貿”“中國的第九大民生工程”等相關表述仍高頻出現。

      在一條播放次數超過17萬次,題為《五行幣就是一塊紀念幣、一塊愛國幣、一塊經濟戰爭保衛幣》的視頻中,宋密秋宣稱:“振興民族互聯網,成就更多平凡人,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,而且能夠幫助張老弟完成祖國和人民還有黨交給的使命和任務。”

      宋密秋曾安排“講師”在各個群里講課。對于一些“講師”將“云數貿”“五行幣”與國家戰略相結合的言論,宋密秋直言:“他們真敢吹,我聽了都惡心,想吐。”

      楊紅表示,正是看到會員微信群里各種“正能量”宣傳,她才鐵了心投入全部積蓄購買“五行幣”,并動員親戚朋友參與這個“以國家利益為主”的項目。

      “我們在宣傳過程中說這些是國家的項目,是因為現在的老百姓都是愛國的。如果我站在個人的角度來講,肯定沒人信任我,所以我就編了這樣一個‘美麗的謊言’。”宋密秋說,打著愛國、慈善、扶貧的旗號,主要目的是為了發展更多會員,達到騙錢的目的。

      角色扮演、自我洗腦的傳銷頭目

      為逃避公安機關打擊,宋密秋化名張健從事傳銷活動。他通過一些荒誕、夸張的舉動,加深“張健”在人們心中“未來世界首富”、樂善好施、奇才的印象,從而宣傳自己的傳銷項目。

      宋密秋為黑龍江五常市人,今年40歲,初中文化,曾在深圳開辦素食館。但在“云數貿”“五行幣”的各種宣傳材料中,“張健”被描述成一名9歲上大學,12歲破譯銀行密碼,14歲被特招入伍的“神童”,退役后由國家安排運作“云數貿”。

      宋密秋在國內多次因組織領導傳銷活動被公安機關打擊處理,2014年在泰國又因持有非法證件而入獄。這些卻成了他擁有“國家保護”的例證,甚至被有意解讀為“五進五出”模式的現實依據——“他早就說過要進去5次”。

      為宣傳“吃喝玩樂干市場、稀里糊涂數鈔票”理念,宋密秋請會員聚會,隨意撒錢;為拉攏競爭對手的團隊,他不惜砸下7000萬元紅包;為吸引眼球,他還設置200名左右“美女光頭助理”,每人每月發放3萬元工資。此外,他還通過種種形式,表現出對困難群體的熱心關懷。

      “他做的每一件好事,都要在微信群里公布。現在看來,這就是一個騙錢的手段,抓住人性的弱點。”曾經的“寶馬獎”得主陳小林說。

      宋密秋說,他把“張健”當成一個角色在飾演。行為夸張、揮金如土、熱心慈善,就是想讓人感覺跟著他有未來,吸引更多人關注加入。“搞傳銷就是要放長線釣大魚,一切宣傳造勢包括捐資助學都是為了今后的成交做鋪墊。”

      專案組民警鄧志文用高智商、狂妄、偏執、善偽裝來形容宋密秋。“這個人非常非常善于洗腦。我們作為多年的老偵查員都感覺到,審訊他是一個艱難較量、比拼的過程。”鄧志文說。

      采訪中,宋密秋稱,通過外部刺激和自身強加印象,自己已經被洗腦了,有時真把自己當成國家安排執行任務的“張健”。直到被公安機關抓獲才醒悟過來,愿意徹底認罪伏法。

      一名辦案民警談及宋密秋回國前后對比頗為感慨:“他在國外張狂慣了,即使面對前去緝捕他的公安人員,也表現得很不屑。但回國后立刻變了一個人,逢人便鞠躬。”

      曾經對“張健”崇拜不已的“五行幣”傳銷組織骨干成員劉玉圣表示:“我們很多人之前都在神化張健,帶著一種盲從的心理進行跟隨。時至今日,我相信大家都明白了,這個項目不是國家安排的,就是張健的個人行為。”

      郴州市公安局局長張軍表示,無論是“五行幣”還是“云數貿”“云訊通”“五化聯盟”,其實是“換湯不換藥”,其實質還是龐氏騙局“填坑”的把戲,參與者要迷途知返,廣大群眾要認清華麗外衣下的丑惡用心,遠離騙局。郴州公安機關將在公安部、省公安廳的統一指揮下,進一步加大對五行幣網絡傳銷案的偵辦力度,徹底摧毀其傳銷網絡體系,徹底摧毀其組織架構,徹底摧毀其經濟基礎,徹底鏟除這一盤踞國內外多年的經濟毒瘤,切實維護國家經濟安全,保護人民群眾切身利益。

      公安部經偵局有關負責人表示,下一步,公安機關將會同工商部門持續保持高壓嚴打態勢,絕不姑息“五行幣”等傳銷違法犯罪活動,并會同有關部門對網絡上的“五行幣”等有害信息進行清理。同時,公安機關提示廣大群眾,切實提高防范意識,不輕信高收益、高回報的“投資”陷阱,不盲目參與其中,自覺抵制傳銷違法犯罪活動,維護自身財產安全。

    【責任編輯:蘆鵬飛】

    關鍵字:

    網友評論

     
    乐彩 马鞍山 | 绵阳 | 怒江 | 文山 | 瑞安 | 铜陵 | 舟山 | 任丘 | 邯郸 | 漯河 | 晋中 | 内江 | 吉林 | 山东青岛 | 白城 | 临夏 | 贵港 | 天长 | 阜新 | 保山 | 鞍山 | 攀枝花 | 漳州 | 淮安 | 博尔塔拉 | 兴安盟 | 澄迈 | 衡水 | 陇南 | 保山 | 海安 | 梅州 | 平顶山 | 沧州 | 深圳 | 淮南 | 海宁 | 海东 | 新泰 | 巴彦淖尔市 | 海拉尔 | 东台 | 垦利 | 晋江 | 汉川 | 诸城 | 运城 | 寿光 | 延边 | 陕西西安 | 垦利 | 和县 | 广元 | 黄冈 | 海北 | 通辽 | 晋中 | 宁夏银川 | 庆阳 | 库尔勒 | 资阳 | 中卫 | 白山 | 阳江 | 明港 | 牡丹江 | 白沙 | 宝应县 | 滕州 | 张掖 | 山西太原 | 乳山 | 玉溪 | 扬州 | 普洱 | 营口 | 金华 | 淮南 | 阿里 | 肇庆 | 桓台 | 长垣 | 沛县 | 桐城 | 枣庄 | 郴州 | 招远 | 芜湖 | 七台河 | 平潭 | 威海 | 石狮 | 鸡西 | 巴中 | 张掖 | 泰兴 | 保定 | 邵阳 | 凉山 | 湖南长沙 | 娄底 | 德州 | 南平 | 萍乡 | 乐山 | 文昌 | 临沧 | 晋城 | 包头 | 三门峡 | 普洱 | 永康 | 黔西南 |